当前位置:
主页
科协要闻
正文内容

广州引才,为何打出“组合拳”?

来源:广州市科学技术协会 发布时间:2022-08-12 浏览量:2643

广州引才又有新动作。近日,广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、广州市公安局印发《广州市引进人才入户管理办法实施细则》(下称《细则》),取消了全日制本科生、中级职称人员等入户的社保参保年限限制,在广州市有参保记录即可落户。

从出台“广聚英才计划”,到精准调整入户条件,再到实施差别化弹性入户政策。近年来,广州打出了一套引才“组合拳”,不断加快人才集聚,促进人口等生产要素更为自由合理的流动,以人才吸引的“留”和辐射扩散的“流”带动周边,为区域经济发展注入结构性的活力。

济济多士,乃成大业。这座经久不衰的千年商都,始终保持开放、包容、务实的精神,广开进贤之路、广聚天下英才,擘画出城市与人才融合发展的美好图景。


“致广大而尽精微”

拉开时间的轴线,广州对于人才的渴望是一以贯之的。2019年,广州出台实施“广聚英才计划”,加快政策创新和体制改革,在全国一线城市中率先制定实施人才绿卡制度,先后推出各行业领域的专业人才项目。

之后,广州陆续出台《广州市引进人才入户管理办法实施细则》《广州市引进人才入户管理办法》等人才引进新政,加大对高学历人才、专业技术类人才的引进力度。

新政进一步放宽了对全日制本科学历、研究生学历人才以及专业技术资格人才入户的年龄限制。同时,取消了硕士研究生、博士研究生学历、高级职称人员以及择业期内的留学人员入户的社保参保年限限制,在广州市有参保记录即可。此外,新政首次将普通高校应届毕业生接收和入户分离,来穗就业或创业的高校应届毕业生可直接到公安部门办理入户。并将产业领军人才纳入引进人才入户范围。


广州市人社局相关负责人表示,此次新政没有采取“一刀切”降低入户门槛的方式,而是有所侧重的调整入户条件,定位为“精准引才”,体现了广州秉持开放理念,改善环境吸引人才的决心。

事实上,对于广州这样一座超大城市而言,既要强调城市的总体规模,又要实行精细化管理,解决中心城区人口和功能过密问题。

2020年底,广州在原有引进人才入户的渠道上,将“双一流”建设高校本科及以上学历的青年人才入户条件放宽为参保即可入户。同时,计划新增新的差别化入户渠道,只需大专或技校学历、28周岁以下且缴纳社保满一年,就可在广州7个非中心城区落户。

今年5月,《广州市人口发展及社会领域公共服务体系建设“十四五”规划》提出,广州将进一步深化户籍制度改革,逐步放宽入户限制,实施差别化弹性入户政策,即广州将研究制定在市内不同区域间实施差别化的入户政策,以吸引更多年轻、高素质的工匠型人才到广州市郊区新区工作生活,促进人口与经济社会协调发展。


仅一个月后,《国家城乡融合发展试验区广清接合片区广州(片区)实施方案》正式印发,广州片区将在花都区、从化区、增城区建构差别化入户政策,全日制大专生被纳入落户范围。

面向2025年,广州目标值为全市户籍人口约1120万人,常住人口约2100万人,常住人口城镇化率达到87%。可以看到,广州正一方面加大力度、优化机制、降低门槛,广聚天下英才而用之,另一方面重视城市内部空间结构的区分,加速中心城区与外围地区的融合发展。

“致广大而尽精微”的政策具有阶梯落户性质,更有序推动人才流动,惠及的并不仅仅是高精尖人才,同样照顾到处于中层的人才。这也表明,广州既要“引才”,也要“留人”。

适应城市长远发展之道

作为国家中心城市、粤港澳大湾区核心引擎之一,广州凭借较快的发展速度、一线城市中最低的生活成本,保持人才稳定净流入。

去年,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结果显示,广州全市常住人口1867.66万人,与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的1270.08万人相比,10年共增加597.58万人。目前,全市大专以上学历人才资源总量510万人,全市在校本专科大学生数量达130.7万人,居全国之首。在穗工作的“两院”院士和发达国家院士120人,近5年内增长73%。通过实施产业领军人才集聚工程、高层次人才支持项目等,广州已累计遴选产业领军团队80个、产业领军人才471人、产业高端人才和急需紧缺人才近1.2万人。

即便自身具有强大的引才能力,广州仍然在不断精准放宽入户门槛。此次更新印发的《细则》,取消了全日制本科生、中级职称人员等入户的社保参保年限限制,在广州市有参保记录即可落户。这也意味着,无论是硕士研究生、博士研究生、高级职称人员,还是全日制本科生、中级职称人员,抑或是留学人员,都能享受到同样的入户门槛。


“这实际上是广州根据城市自身的发展战略、定位、目标,以及未来在粤港澳大湾区中的引领作用,对引才制度所进行的一次调整和完善。”华南师范大学人力资源研究中心主任谌新民认为,逐步改革和完善户籍制度,是我国人口管理政策的大方向。此次广州进一步放宽引进人才的门槛,就是对户籍制度宽松改革的自然延伸。

谌新民表示,人才政策的制定实施和产业发展紧密相连。当前,广州正处在产业转型升级过程中。广州提出坚持产业第一、制造业立市,聚集发展人工智能与数字经济等高端制造业,这就需要大量本科学历人才和中级技能人员。“把更多优质的人力资源聚集到广州来发展,也更加有助于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发展,也能满足当下国家关于南沙方案的落地实施。”他说。

放松人口落户门槛,为人口流动解绑,降低城市人口流入挡板。实际上也是城市发展理念的转变,从行政手段干预转向更充分发挥市场对生产要素的调配作用,促进人口等生产要素更为自由合理地流动,实现高效公平配置。


在谌新民看来,人才不是成本而是资本,人口流动的背后是资本的流动,随人而来的是源源不断的创新力、消费力和生命力。所以,适当地调整、完善和放松人才政策,是把原先公共服务的压力转变成人力资本的财富,人口不仅自身带来资本,同时也在吸引资本的流动,是城市长远发展之道。

这也正是广州不断放宽人才落户门槛的逻辑,城市拼抢人才、人口,就是为了适应城市区域经济竞争的需要,积累人才和人口基础,促进产业结构转型升级,积极拥抱新经济、新消费,服务构建新发展格局。

构建广州都市圈人才统一大市场

从全球看,都市圈和城市群已经成为世界经济重心转移的重要载体,决定着未来世界政治经济发展的格局;从国内看,都市圈和城市群也是引领我国经济转型发展的“主引擎”、创新发展的“主阵地”。

前不久,广东省自然资源厅发布了《广东省都市圈国土空间规划协调指引》,进一步明确广州都市圈等五大都市圈的地域空间范围。

从国际经验看,人口向大城市和大都市圈集聚是人口迁移的一般规律,特别是在城市化中后期。进入都市圈时代,“大广州”承担着重要任务,像东京、纽约等都市圈一样逐步实现同城、融城,进一步解决人口流动的限制。

广州都市圈发挥龙头带动作用,离不开外围城区的发展。按照“十四五”规划,广州将塑造人口空间新格局,推动城市副中心承载中心城区功能外溢,积极引导人口向新区郊区集聚,增强新城区人口经济承载能力。预计到2025年,中心城区(越秀区、海珠区、荔湾区、天河区)常住人口约675万人,外围城区(白云区、黄埔区、番禺区、花都区、南沙区、增城区、从化区)常住人口约1425万人。逐步提升外围城区常住人口占比,较2020年增加约1.79个百分点。


由此来看,广州引才的“组合拳”并不是简单的“抢人”,而是新发展格局下广州为推进城市高质量发展、建设现代化都市圈、推进区域协调发展提交的一份引才答卷。“这对于构建广州都市圈人才统一大市场、加速广州中心城区与外围地区、广州市与外围城市的融合发展具有重要意义。”广州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姚华松说。

人们来到广州,在这里就业、生活,是持续地为城市发展“做加法”。广州作为超大城市,就不应止步于“做加法”,更要“做优化”,引导人口流动在不同区域之间形成更为优化的网状功能匹配关系。而广州持续调整和完善的人才政策就是以优化人口结构为抓手,调整不同区域的功能密度,将城市的经济需要、生活需要、生态需要和安全需要等协调统一。简言之,这是广州满足人口落户需求,本质是发展与城市定位和发展战略匹配的人才政策。


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发展战略研究院院长张翼表示,人才将不是某个城市的竞争力,而是都市圈、城市群的竞争。中心城市在借助人才流动引领区域发展方面的作用不可忽视。

在去年召开的中央人才工作会议上,国家赋予了粤港澳大湾区新的使命——打造高水平人才高地。广州,拥有大湾区内超过55%的高校和超过49%的国家重点实验室,建设高水平人才高地任务更重、责任更大。

从上个世纪的“星期六工程师”,到如今的大湾区创新生力军;从广州都市圈到大湾区城市群,一张智力共享的网络加快铺展。人才吸引的“留”和辐射扩散的“流”无疑是广州作为大湾区核心城市的最佳印证,目的只有一个,那就是为参与更深层次、更高水平的国际竞争积蓄力量担当支撑。

来源:南方+客户端